>

查士丁尼一世的性格传说,他是和成吉思汗一样

- 编辑: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 -

查士丁尼一世的性格传说,他是和成吉思汗一样

在历史学家的笔下,拜占廷皇帝查士丁尼一世是一个具有多种性格的人。有人认为,查士丁尼一世“无诚意,多心计,伪君子,隐藏内 心的气愤,言行不符,慧黠,甚至还能流出假眼泪来应付当时情况的需要”。有的认为“他是个善变的朋友,不停战的敌人,热衷于暗杀的人”。有的认为,“他是 全世界最容易接近的人。因为职业、身份再低微、再卑贱的人,都可以随便走到他跟前,且可以自由地与他交谈”。其实,这些人的认识都有些片面。如果把这些看 法综合起来,那才是一个鲜活而全面的查士丁尼一世的形象。 查士丁尼一世出生于托莱索的农民家庭。他的早年情况不详,仅知道他去过君士 坦丁堡,投奔充当高级将领的叔父查士丁,在那里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公元518年,查士丁作了皇帝,因年迈无嗣,收查士丁尼为养子,并授予要职。公元525 年,查士丁尼获得“恺撒”称号,并于公元527年4月与叔父共同执政,称“奥古斯都”。公元527年8月,查士丁去世,他成为惟一的君主,从此开始在拜占 廷帝国的舞台上展示他鲜明的个性和过人的才能。 查士丁尼在军中是个杰出的军官,担任查士丁的副官达九年之久。即位以后,他为自己确定 了主要政治目标,收复西部领土,建立一个世界性的帝国:这个国家受专制帝王的统治,以基督教的“信奉惟一的真正上帝”的教义把全国人民联合起来。为此,他 常常彻夜不眠,或思索侵略计划,或审阅文件,或徘徊官中,费尽心机,几乎到了发狂的地步,以致当时有人惊呼查士丁尼不是人,而是个丝毫不知道休息的恶魔。 他即位时,拜占廷大军正在幼发拉底河畔与波斯军队激战。经过几次交锋,以贝利萨留为首的几员拜占廷大将取得重大的胜利。公元532年,双方达成永久性的和 平协议,波斯承认拜占廷对拉齐卡地区的宗主权。公元540年,战争再起,波斯国王霍斯罗夫一世的军队进占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北部和拜占廷的亚美尼亚省, 掠夺包括安条克在内的各大城市。公元541年,波斯又从北方侵入拉齐卡地区。于是查士丁尼再次任命贝利萨留指挥东方战场,进行一系列反击,直到公元561 年底才签订为期五十年的和约,拜占廷同意每年付给波斯三万索利迪,而波斯放弃对拉齐卡这一基督小国的一切主权要求。查士丁尼就这样保全了东方诸省 的完整。为了收复西方失地,他不顾群臣的反对,于公元533年6月发动了北非战役,并在翌年3月占领了整个汪达尔王国,使北非重新成为帝国的组成部分。同 时,撤丁、科西嘉等地也纳入了帝国的版图。在罗马帝国的发源地意大利,过去一直由东哥特人狄奥多里克统治,由于信奉阿里乌主义而迫害天主教徒,不但造成了 哥特人与意大利人之间的相互仇恨,而且有些东哥特人激烈地反抗拜占廷帝国。查士丁尼于是派陆军进入意大利,但是直到公元562年拜占廷才确立了对整个意大 利的统治。查士丁尼以他“恶魔”般的性格终于重建了昔日的罗马帝国。 古代罗马的法制学十分发达,经过历代的发展,到查士丁尼时代,内 容已经十分庞杂,要想了解这些法律已经是一项相当艰难的任务。历代皇帝的诏令、法学家的学术着作、古代元老院的决定等等,这些浩如烟海的资料,由于产生于 各个不同的时期,相互间存在许多矛盾和不协调的地方,因此拜占廷的官吏可以浑水摸鱼,拖延诉讼案件的时间,做出不正确的裁判,贪污受贿等等。于是查士丁尼 上任伊始,就于公元528年成立了编纂新帝国法规的专门委员会,并于公元529年出版《查士丁尼法典》。公元530年,他又建立了一个整理罗马法学着述的 专门委员会,并于公元533年出版《学说汇编》,于公元534年重版《查士丁尼法典》,于公元565年颁布《新律》。查士丁尼通过这项巨大的立法工程,解 决了一项任务,就是根据君主专制和基督教密切结合的精神去修改古代罗马法。同时,查士丁尼通过立法确立了一系列原则,并将这些原则作为帝国行政机构正确履 行职责的指南,对帝国的统治和社会的安定起了良好的作用。查士丁尼也因此被文艺复兴时期研究罗马法的法学家尊称为“法律之父”。 查士 丁尼希望意大利社会安定和经济繁荣,在公元554年颁布了一项“国事诏书”。他严格监察各省总督,并进行一些行政改组。他知人善任,手下有两个杰出的大 臣,一个是来自小亚细亚的卡珀多细亚的约翰,一个是主管财政的叙利亚人彼得·巴塞摩斯。他有宏大的建筑规划,如重建被地震摧毁的城市,开辟输水管道,加固 防御工事等等,至今仍有遗迹可寻。此外,他还修建隐修院、孤儿院、旅店、大教堂等,其中着名的君士坦丁堡的圣索非亚大教堂堪称不朽的杰作,至今巍然屹立, 令人对拜占廷人的天才叹为观止。 查士丁尼还是一个典型的君王神学家。他在王宫里过着僧侣般的生活:禁食析祷,熟读神学书册,与教授、 大主教教皇辩论教义的些微差异。一个谋叛者曾经这样说过:“甚至只要有一点点勇气的人都不适于拒绝谋刺查士丁尼;再没有勇气的人也不应该惧怕一个总是三更 半夜还无人守卫地坐在休息室里,津津有味地和七老八十的教士们讨论基督教经典的人。”到了晚年,他甚至很少过问朝政,一心研究神学。 这就是那个真实的查士丁尼,一个目标远大的人,一个胸中仍然充溢着罗马好战精神的人,一个孜孜不倦于宗教信仰中的人,一个渴望帝国繁荣昌盛的人。也正因为 他是这样的人,后人摒弃他的那些缺点,仍然称他为伟大的统治者。只是由于长期的战争,耗尽了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他死后不久,征服地区就大部分丧失。

查士丁尼一世(拉丁语:Justinianus I;希腊语:Ιουστινιανός;全名为弗拉维·伯多禄·塞巴提乌斯·查士丁尼 Flavius Petrus Sabbatius Justinianus,约483年5月11日-565年11月14日),东罗马帝国皇帝(527年-565年),史称查士丁尼大帝(英语:Justinianus the Great)。

查士丁尼一世是古罗马时代末期最重要的一位统治者,也是一名野心家,在位期间多次发动对外战争,征服北非汪达尔王国、意大利东哥特王国,领土扩大。在东方,他与罗马的历史旧敌-波斯的萨珊王朝也进行过多次战争。在他统治期间拜占庭帝国经过多年的浴血奋战,光复了许多曾经属于罗马帝国的土地,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北非等重要的行省,使地中海再度成为罗马的内海,同时灭亡了许多日耳曼蛮族在西罗马废墟上建立的王国,结束了他们对于罗马的和平长期以来的威胁。他还下令纂成《查士丁尼法典》等四部法典,为罗马法的重要典籍,对后世法律影响很大。

图片 1

他的统治期一般被看作是历史上从古典时期转化为希腊化时代的东罗马帝国的重要过渡期,也被认为是最后一个属于真正罗马人的时代。在他去世后,尽管拜占庭在马其顿王朝再度繁荣过一次,但再也没有能像他统治的时代一样成为让整个欧洲惧怕的真正意义上的帝国。查士丁尼也被称为“最后一位伟大的罗马皇帝”。

查士丁尼于483年出生于色雷斯行省斯科普里的一个农民的家庭里。

他的叔父查士丁出身行伍,以作战有功升任禁卫军统领。查士丁一世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色雷斯农民,靠军队发迹,爬上东罗马君主宝座。查士丁一世对自幼跟随着自己的侄儿查士丁尼寄予了厚望,让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从518年后,查士丁尼就协助叔父掌理政务,担任帝国行政指导。

于518年,查士丁被拥立为拜占廷皇帝,是为查士丁一世。查士丁尼以养子身份协助查士丁一世制订国内外的重要政策,并获得“恺撒”和“奥古斯都”的封号。继承帝位

527年8月,查士丁一世去世,查士丁尼成为拜占廷帝国皇帝。查士丁尼即位后,为自己确定了主要的政治目标:“收复”西部领土,恢复基督教的罗马帝国。他为此常常彻夜不眠,费尽心机,几乎到了发狂的地步,以致当时有人惊呼:“查士丁尼不是人,而是个丝毫不需要休息的恶鬼!”

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的人物中间,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皇后提娥多拉。提娥多拉以前是君士坦丁堡剧院的一个伶人和名妓,被查士丁尼看中,于523年结为夫妇。查士丁尼执政后,提娥多拉成为很有权势的人物,对查士丁尼政事产生重大影响。执政时期

内政

查士丁尼首先采取措施巩固帝国的内部,他任命10人组成的委员会(以后又组成16人委员会),系统编纂罗马帝国的法律。全部编纂工作从528年开始,到534年告竣,历时6年。

法典包括两个综合部类,一类是由政府颁布的各种法令,称为成文法;另一类是著名法学家对法令的论述和阐释。委员会收集了自哈德良以来历代皇帝所颁布的法令,删除过时和相互矛盾的部分,于529年编成《查士丁尼法典》共10卷。533年编成《法学汇纂》,共50卷,收集了历代法学家的论文。同年又颁布《法理概要》,或称《法学家指南》,简要阐明法学原理,作为学习罗马法的教材。

在法典编纂工作完成以后,查士丁尼又陆续颁布了168条敕令。这些敕令,当时未被列入法典,到了565年也被编辑成集,称为《新法典》,作为查士丁尼法典的补充。查士丁尼时代汇集整理的全部罗马法律文献,统称《罗马民法汇编》。这是欧洲历史上第一部系统完全的法典。它确定了统一的无限私有制概念,提出了公法和私法的划分:“公法是有关罗马帝国政府的法律,私法是有关个人利益的法律。”私法基本上分人、物、对物权、对人权以及民事诉讼等五个部分,体现了私有制和商品交换本质的法律关系问题。

恩格斯称罗马法为“以私有制为基础的法律的最完备形式”,是“商品生产者社会的

图片 2

查士丁尼一世

第一个世界性法律”。其所具有的意义大大超出了上古和中世纪社会的范围。从十二世纪起,西欧重新恢复对罗马法的研究,《罗马民法汇编》成为各国研究和制定法律的基础。其中的公法对后世无多大影响,而私法则对近代欧洲各资产阶级国家的立法起了重大的作用。 查士丁尼编纂法典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帝国的统治。法典中渗透君主专制的思想,极力歌颂君权,认为“没有任何东西再比皇帝陛下更高贵和更神圣”,“只有他一个人能夙兴夜寐,为人民的幸福着想”,皇帝的旨意具有法律的效力,,谁反对皇帝就要遭到法律的惩治。查士丁尼在法典中把君权同神权结合起来,第一个提出君权神授的思想,宣传皇帝直接得到“天惠”来统治人民,使君权神圣化。为了巩固奴隶主对奴隶和隶农的统治,阻止在帝国内部已经孕育的封建因素的发展,法典一再强调奴隶和隶农的依附地位,他们必须服从主人,“都应该服从自己的命运”,不得有任何反抗。由于拜占廷的奴隶制度正在发生变化,使用奴隶劳动已不再能获得厚利,《新法典》不得不规定允许释放奴隶,隶农则仍须固着在土地上,以保证大地主有充足劳动力。 查士丁尼还利用基督教来作为其专制政体的支柱。他登台不久,即宣布自己是国教东正教的保护者,首要责任就是要根绝一切异端。他限令所有异教徒在三个月之内都得改奉正教,不许他们担任国家官职,没收他们的寺院并移交给正教徒,甚至把沉重的劳役和兵役加在他们头上。529年,查士丁尼将雅典的一所著名的哲学院作为异教团体加以封闭,将其中七位有名学者放逐到波斯。529—530年,他又镇压了巴勒斯坦的撒马利亚教派的反抗。但使他最感棘手的则是一性论教派,这个教派只承认基督具有有神性,反对官方教会的富有和腐化,要求神职人员放弃世俗的财富和享受。这种教义早在埃及、叙利亚等地传播,当地被压迫人民参加这个教派,利用这一宗教异端来反对帝国的统治。530年,帝国政府在叙利亚安提阿颁布命令,凡不承认迦克墩公会议的予以放逐。大规模的反抗运动迅速兴起。536年,皇后提娥多拉的亲信狄奥多西被派往亚历山大任大主教,这又激起了埃及人民的反抗。反抗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查士丁尼却深深感到继续对一性论教派采用高压手段会危及他的统治。他采纳了皇后提娥多拉的意见,力图与这一教派妥协,把被放逐的一性论教派的主教找回,并设法调和一性派教徒与帝国政府、官方教会的矛盾。这些努力未能消除一性论教派的反抗情绪。 在查士丁尼统治时期,拜占廷在经济上还保持相对稳定,城市繁荣,工商业兴盛,但是城乡劳动人民所创造的大量财富,都被帝国政府耗费在维持庞大的官僚机构和人数众多的军队、对内镇压人民、对外发动战争等方面。帝国政治十分腐败,贪污、贿赂、卖官鬻爵成风。从朝廷到行省大小官员,无不滥用职权,对人民敲榨勒索。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查士丁尼曾经在行政上作过一些改革。譬如,简化行政机构,裁减官员,加强中央与地方联系等。另外还对一些拥有大地产并力图与中央政府分庭抗礼的元老院贵族进行了斗争,但未取得明显效果。查士丁尼本人在这一时期又大兴土木,在首都君士坦丁堡兴建了宏伟宫殿和堂皇的圣索非亚教堂。为了抵御外族入侵,查士丁尼还到处修筑桥梁,敷设道路,从多瑙河到阿尔明尼亚高山及幼发拉底斯河两岸,沿途建立了几百座要塞,构成防卫网。为完成这些规模巨大的工程所需大量资金和繁重劳动无疑落在劳动人民的头上。 查士丁尼一世是一位“不眠的皇帝”,他亲自管理许多事情。他的法典是全新的,其作用一直延续到近代。他本人对城市和省份的管理也非常关心。但他也不得不经受一些打击,其中最主要的是尼卡暴动。

外交

登位后,为了争夺高加索通往黑海的出口,以及参加对东方贸易竞争,他很快与萨珊波斯展开争夺战,但是长此下去,不利于为在意大利和北非恢复古罗马帝国而进行的战争。因此查士丁尼于532年不惜以赔款11,000磅黄金为代价,与波斯缔结了和约。对于巴尔干北部诸蛮族部落的进攻,也是以重金收买酋长的方式求得和平。这样,暂时稳定了东方和北方的边境。查士丁尼随即集中兵力向西,企图消灭建立在西罗马帝国旧址上的蛮族国家。533年,查士丁尼借口其同盟者希尔得西斯被废,派大将贝利撒留率军入侵北非汪达尔王国。他利用汪达尔贵族内讧以及当地部落与汪达尔上层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勾结旧奴隶主和教会势力,攻占王国首都迦太基,消灭汪达尔王国,在北非恢复帝国的行政机构。 535年,查士丁尼制造了另一借口,即东哥特摄政王后爱玛拉森莎被杀害事件,命贝利撒留渡海进兵意大利,攻打东哥特王国。贝利撒留军队在西西里登陆,536年攻打罗马。查士丁尼下令在意大利恢复奴隶制制度和旧日罗马的地方行政机关,让过去的奴隶主重新上台。他们对奴隶和隶农反攻倒算,夺回土地,搜查隶农和奴隶。使那些已经获得自由的人全都陷入沦为奴隶的困境。帝国政府还在意大利竭力搜刮民财,滥征苛捐杂税,使得居民不禁怀念起蛮族统治时期的处境。 查士丁尼在北非、意大利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反抗。他们纷纷支持汪达尔人和哥特人起来继续与拜占廷军队斗争。北非人民在斯多查的领导下举行起义,坚持十年。意大利的奴隶和隶农支持东哥特国王托提拉对抗侵略军。在一个时期内,托提拉军势极盛,收复了大部分土地。把贝利撒留逼到半岛的西南部。后来,查士丁尼派军队从意大利北部增援,才于555年消灭了东哥特王国。 查士丁尼在征服意大利的同时,利用西哥特王国内乱之机,领了西班牙的东南部。科西嘉、撒丁尼亚、巴利阿利群岛以及达尔马提亚等地,都先后并入拜占廷版图。至此,拜占廷帝国已囊括西罗马帝国除高卢、不列颠外大部分旧有领土,比它原有的领土面积几乎扩大了一倍。 但是,查士丁尼的功业未能持久。长期的对外战争削弱了帝国的军事和财政力量。自555年后,查士丁尼已无力发动新的战争,貌似强大的拜占廷帝国在同斯拉夫人、匈人以及波斯的战斗中败绩连连。被征服地区的人民的反抗斗争日益激化,一性论教派在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埃及等地仍然坚持斗争。面对这种形势,查士丁尼一筹莫展,只好以研究神学问题来“排遣”,最后在565年1月死去。他的继承人查士丁二世即位后曾经惊呼道:“我们的国库空虚,负债累累,达到极端贫困的境地,军队也趋于瓦解,以致国家遭到蛮族不断的侵袭与骚扰。”这就是查士丁尼留下的残破局面。查士丁尼死后。帝国在西方的领地相继丧失。568年,意大利被伦巴德人部分侵占。隔了10多年,拜占廷在西班牙的领地被西哥特人收复。查士丁尼恢复奴隶制罗马帝国的梦想终于破灭。

本文由2019正版免费资料大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查士丁尼一世的性格传说,他是和成吉思汗一样